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
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

二级建造师
安踏而立之际 勿忘砥砺前行
发布时间:2021-11-25        
 

  2021年,安踏迎来了自己的30岁生日。尽管收获了不错的成绩单,但对于崇尚“永不止步”的安踏来说,箭在弦上,而真正的挑战刚刚开始。

  “双十一”刚过,“安踏总成交额首超耐克”这一线日凌晨,安踏高调发布自己“双十一”的成绩单:截止11日24时,安踏集团电商累计成交额超46.5亿元,同比增长61%,在天猫平台运动户外鞋服类目,超越所有竞争对手,位居行业首位。

  在此前的2021年中期业绩中,安踏体育也以228.12亿元的营收超越阿迪达斯中国。

  同样是今年,安踏紧抓奥运IP。在东京奥运会期间,安踏体育(的股价达到迄今最高点。

  今年10月27日,在北京冬奥会进入100天倒计时之时,安踏发布了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赛时制服装备,引发了一大波关注。

  此前没多久,安踏官宣王一博成为安踏品牌全球首席代言人。王一博身穿安踏冬奥会特许国旗款,赚足了线年,取得的成绩却不可小觑。

  安踏的创始人丁世忠,是一位北漂后重回家乡二次创业的少年。他的家乡晋江,原本是一个东南沿海的小渔村,土地贫瘠,在改革开发和归来华侨的助力下,才轰轰烈烈开启了造鞋浪潮,运动品牌特步、361度、匹克、鸿星尔克皆诞生于此。那时的晋江鞋业,以贴牌代工为主,自主品牌少有,丁世忠决心不再做贴牌生产,要打响属于自己的品牌。于是在1991年,丁世忠创办了安踏品牌。前十年,安踏发展得并不顺利,到2000年的时候,安踏的净利润只有400万元。

  机会出现在1999年。当年,安踏拿出全年利润的20%重金请孔令辉作为形象代言人,并且在各大电视台大举投放广告。

  2009年,安踏开始不断收购国外知名运动品牌,踏上了自己的“买买买”之路。

  2009年,从百丽手中收购斐乐中国业务;2015年,完成对英国户外运动品牌斯潘迪的收购;2016年,投资1.5亿元成立合资公司,经营迪桑特品牌;2017年,收购小笑牛100%股权及有关商标拥有权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,安踏通过收购和并购的方式让旗下的子品牌增至30余个。加拿大运动品牌始祖鸟、法国山地户外品牌萨洛蒙、美国网球装备品牌威尔逊,都被安踏纳入麾下。

  回看安踏的发展历程,收购意大利品牌斐乐,是安踏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关键节点。2009年,安踏以3.3亿元从百丽手中收购斐乐中国业务,并把品牌定位聚焦中高端时尚领域。

  从最近的财报数据来看,2021上半年,斐乐为安踏集团的营收贡献108.27亿元,在集团营收占比为47.46%,且毛利率高达72.3%,这三项数据均高于主品牌安踏。

  斐乐以黑马的增速跑在了主品牌的前面,同时市场也更为关注斐乐的成长。相比而言,主品牌安踏则显得有些乏力。

  斐乐今年第三季度产品零售流水同比增速,较第一季度、第二季度有所回落,增长有些不及预期。在斐乐增速放缓的情况下,主品牌安踏能否扛起大旗,就成了一大问题。

  从整体来看,目前安踏旗下大大小小近30个品牌平摊资源,安踏是否有实力消化,同类产品之间是否有不同程度的内耗,这也是安踏面临的一大隐忧。

  今年,得益于国潮风流行、民族自信心高涨,国产运动品牌迎来一轮新的发展机遇。纵观国内市场,不仅是安踏,李宁、特步、361度等对手们今年均取得高增长。李宁上半年营收为101.97亿元,同比增长65%,半年营收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;特步上半年净利润为4.27亿元,同比增长72%。

  首先,摆脱“土气”仍旧是安踏的当务之急。过去,由于主打下沉市场,安踏已经在二三线城市有所建树,但也因此固化了主品牌的品牌形象,在消费者的固有认知中,安踏的设计力和时尚感,不及潮牌李宁。

  对于安踏来说,提升营销能力,提升产品端的开发能力,改变消费者的认知,是迈向第一品牌征途中不得不面对,也不得不补的重要一课。

  另一方面,研发支出的投入也是一道硬伤。2020年、2021年上半年,安踏体育研发活动成本为8.71亿元、5.0亿元,研发活动成本比率仅为2.5%、2.2%。这与耐克、阿迪达斯研发投入比多维持在7%左右相比,相差了四、五个百分点。

  未来,安踏要想稳住行业地位,绝不能只依托国货情怀。“鸿星尔克爆红后100天,每天约1万人取关”的探讨,也为身在浪潮中的国货品牌提出警醒与思考。

  待潮水退去,当情怀不再,能支持品牌走更远的,更多的还是背后的产品力和品牌力的支撑。

  2021年,是安踏成立30周年,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,可喜可贺。同时我们也期待,站在而立之年的起点,安踏能够潜心研发,勇于攀登,成为消费者心中更闪亮的一道“国货之光”。